102年八月禪修營心得集-102年分享文-靜心村禪修營
禪修營
102年分享文

102年八月禪修營心得集

作者:蔡素靜來源:靜心村訪問:時間:2018-9-22 10:46:26

102年八月期 花開花謝 ---- 實修台灣動中禪 蔡素靜

8/28/2013

 
      這是第二次參加動中禪禪修營,禪師於課堂上開示中,點醒我自己背負著過往思維慣性來學習,之間衝撞非常強烈。明知頭腦的本質是分裂的,卻恣意讓自己浸泡左腦慣性運作中,因過往所學與制約,無形中已讓自己將念頭劃分衡量。

左腦說:是這樣嗎?  這不應該存在…;這必須發生…;這不對…;這感覺很舒服…等。我一直攪在其中就算了,還一直往外吸納資訊及方法去對治它,想擺脫這各種情緒念頭,卻沒認清它也是我的一部⋯⋯份。   

於動中禪實修及禪師引導中,以前是頭腦知見的懂,知道念頭情緒只是諸多因素與短暫機緣和合歷程,實修後是自己內化頓悟的覺受,是這麼自在喜樂,從中品到無論念頭的好壞的確沒有具體存在,一個念頭升起,隨解隨脫,念頭出現又消失,情緒出現又消失,人格(自我)出現又消失,就看到自己過往自己加上一件又一件國王的新衣,又一件一件褪去。沒有什麼要去達成,也沒有什麼不完美。

禪師,我會持續修練動中禪,個人衝撞中有不禮貌處!對不起也謝謝您。
102年八月期      出柵之虎  ----   覺醒旅程        黃玉章

8/28/2013

 
     八月動中禪課程稍縱即逝,依舊沉浸山上禪修情境激盪不已。這是第三次禪修,為何願意排除萬難接連三次前往?因為有正法可尋,有明師可依,可飽嚐甘露法味,明瞭正見修行要道,或疾或徐穩定前往解脫之路。

空堂禪師是一位言語詼諧風趣、表情生動、很另類的師父。他把自己動中禪、四念處與四禪八定實證實修的經驗,毫無藏私地傾囊相授。對每位學員在每個階段所踫到的障礙及困難,一一給予細心指導改進。不管是從未接觸佛法或多年老參,都能快速進入實修狀態。
⋯⋯
幾天下來,每位學員都能明顯感受到覺性增強、雜念減少、法喜充滿!這是連著三期,在數十位學員中,我親眼所見的。依著禪師指導實修,于上期第三天實修當中,覺得身心產生一些變化,小參時,禪師說這是名色分別智,八九不離十了〜但是因為證據稍嫌薄弱,於是再指導修行方式以助印證,隔天小參時,我如實報告禪修體驗,禪師說:就是了。 

我如同蛋殼裡的雛鳥,剛啄破一個小洞看見實相世界…佛海浩瀚尋覓了二十餘年,終於讓我一窺聖境,逐階踏實的步入解脫道,我知道一切才剛開始起步,未見法前都是未確定性的在盲修瞎練,現在總算得以以管窺天了,看到了心裡就扎實多了。 

何其幸運的天下佛子又有多少人能夠~親近善知識、聽聞正法、如理思惟而自證自知,進入法次法向呢?又有多少人能夠繞出迷宮,正信聞思而如實修證呢?前面道路一片寬廣,我已走在回家的路上…

禮敬本師釋迦牟尼佛                 102年09月11日 
黃玉章
102年八月期   動中禪心得            張空空

8/28/2013

 
2013、08、31第一天
跟著師父做動中禪的第一個午後,手忙腳亂的;雜念一來,就做錯了一拍。
動中禪尚未進入狀況。六種早操功式,沒師父親身教授,還不知如何操練。
晚上九點前睡覺,是一年以來難得這麼早睡的一次,又擔憂隔晨四點半睡
過頭而失禮,便失眠,幾度夢迴,醒來無數次,最後遲到入禪堂。
⋯⋯
2013、09、01第二天
康芮颱風後西南氣流帶來的雨氣,至今狂肆地灌溉著山林萬有;第一個
早餐在雨中抵達,難得享用了糙米飯。
飯後,笨手笨腳地持著菜刀,切著、割著;手上、鼻內充滿了菜根香,
此香氣延續至午餐,清新怡人。可惜整月的動中禪皆有昏沉蓋和掉舉蓋蒙蔽,
愧對自己和天地,即便三餐飽足也受無名遮蓋,想是心魔張狂之故。
午後「無我法印」遊戲中內外逆行的繞圈活動,是我最感動的一次
—每當熟識朋友說出「我不相信你!」那一刻,我的大腦就像被打擊了一次!
想來自己功力淺才至如此。
夜間回宿途中,暗處,念及幼時膽小,連自己家裡夜裡獨處,皆常覺擔憂
害怕;而今,連在此山野叢林地,自己也尚感安適自在,可見幼長不同時期
心境無常之別。

2013、09、02第三天
雨停了。朝日陽氣燦爛,師父調整第一堂為「心解脫」。首為確認自己「心結」對象—以為是父親,其實是「自己的心結」。再者以「接受它的存在」第一。 
再者界定自己的角色:「控制」?「安全」?或「認同」問題?一一承認,看進去、看進去、看進去! 
最後,留意「被虐狂」習性—以為「唯有痛苦,才能保有『存在感』」—不對!苦是惡,惡是二元對立之一,有了二元對立便沒了「空」的「無邊寬廣」,而「空」,才是「喜樂」,才是「涅槃」。 
要解脫的,先是「惡」,後是「善」;連「正向」也得解脫,才能「回家」,回到「空」。 
回頭提前夜—美國腦神經專家親身體驗「活著見到涅槃之境」分享,其實是意識上減低了左腦的作用,而且增強了右腦的作用—直覺地、並聯式地感受到整個世界是一個完整。能量全體;而每一個人,即每一小部分的能量肢體,無正向或負向之別,無善無惡,無始無終。 
這位西方女士,以科學家、實踐家的背景自證超自然境界的存在,使一般人感受不到的時空外境得到肯定與具說服力之證明;睡前觀之,感動滿滿。

2013、09、03第四天
昨日練經行,因午休沒睡,經行的覺知不佳。竟愈走愈昏沉,直至往後兩堂聽講課,皆飽受昏沉蓋之苦。 
後於傍晚藥石前,師父點醒了我—動禪助覺知,而覺知才能助我自行觀至初禪境界;師父九日禪修,是為了助我自行抵達解脫境界的。 
既然禪修並非以目標式的途徑達陣,我便安住在當下的覺知裡,靜待那一日一刻行至彼岸。 
夜間課尤其精彩。師父講解書上沒有的觀呼吸和經行要點,並放映一部有趣的DNA能量體論之科學證明。 
這段影片由一位專研能量學的美國人主講,善用三個互不相干的實驗,證明DNA是能量的其中一個單位,且同一DNA不管在何地相距多遠,都會同時有同樣的反應;進而推之,人體既由DNA構成,則人體也是一個能量單位之一;而能量即能作功,推論每一個人本然就有發功的能力,心想應能事成。
西方人能藉科學實驗證得物質性的人身體本就有大能,而非求神拜佛以求取外來的能量,這是西方及科學上的一大突破;證明了傳統神祕東方的哲理「是真的」!
許多東方人因近代西風東漸而妄自菲薄,以為自己老祖宗的那些老古板教理是迷信,而今連西方科學家接二連三地實驗證明我東方人的「迷信」是「真的」、是「存在的事實與真相」,著實為天地真理,是人類一大福音!
還有,前兩日剛開始適應一次四十五分鐘的課表,一堂聽師父講道,一堂整課自修動禪;那整個自修如同煎熬—無人命令我這「被動」肉體操作這「單調」、「重複」、後來甚至感到「無趣」、「無聊」、「浪費時間在做這無意義的動作,不如把時間善用在遊覽山林野間花草鳥與蟲鳴多好?」
直到昨日黃昏,師父於課中一語驚醒夢中人—修行是要觀看自己、活在當下、覺察至自己的本真與左腦控制的「我」、「我所」和「相在」有什麼分別才是。
我才整個轉念,由「被動」變成「主動」,自然而然反而開始珍惜整堂自修動中禪的時光。而且,原本「左腦」「無明」使我「自以為是」的「語言障」或「知識障」,是我「知道」與「做到」間鴻溝之深之大的關鍵問題。意即,我最好別再思考佛理的知識,因為師父總能生動而靈活地講解這些知識;而最好我由當下開始,把握在此甜美自然的自然環境中之時,多練習動中禪,並且不排斥惡念的存在,只是覺知它的「生滅」,隨之來去。
師父對於我們這些凡人的心路歷程很清楚,知道由左腦全控的狀態到名色分別智的過程中,左腦(李蓮英)將如何狐假虎威地控制本真(慈禧太后)的自由本能。
目前我仍不由自主地深受左腦控制,血肉相連、盤根錯結、難分難捨;寫在這裡,作為「入禪『前』」和「入禪『後』」之對照組,以明前後境界之異。
今天午後的經行,左腦依然張牙舞爪地控制我—由過去想到現在,又沒停佇於當下多久,便又想到未來。但已比昨日享受沉浸許多;只覺不可心急才好,否則又被左腦拉去,不由自主。

2013、09、04第五天
今天是整日自修的第一天,我一早就準備好提神的食品,以免昏沉蓋如影隨形,總在動中禪中攻擊我。上午由七點三十分開始,直到十一點敲鐘,共有三小時半自修;這次我個人的經驗是兩個時段—第一個時段我坐在原來的方向,面向螢幕,也同時面向大門,因此師父特別提醒我,我很容易受影響,一有風吹草動便分心不在動中禪中。師父指點後,我轉了向,改坐面向佛壇的方向。心才開始穩定了下來。
師父特別事先說過,在自修中不要有時空想念,因此我也不清楚那兩個時段是從什麼時間點劃分的。
這就是我的第一堂自修課了。
第二堂是今天下午。每日固定的十二點半到一點十五分經行時間,這是第二次的經行課。回想第一次的昨天下午,昏沉蓋擊倒了我,「連走路都可以打瞌睡?!」不僅如此,接下來的師父講道都深受昏沉蓋侵襲;我都不好意思再跟師父道歉一次了…
而這個第二次經行,改善多了—延續午餐前動中禪的美好心境,似「專注」但應是「覺知」肉身的腳和腿在左腦的「識食」控制下移動著。
加上,我很清楚自己深受語言障、文字障、知識障的困擾,雜念隨之而來—我的念頭裡都是文字文字文字、語言語言語言,以及自以為是的「自我感覺良好的哲理」(其實多是歪理);在經行時,在我所熟悉的「行走」動作中,這比動中禪更讓我喜樂而易於進入覺知狀態的過程中,我盡力提醒自己念頭的生成集滅,看著它們的生滅來去,看著種種以語言或文字表現的念頭生成集滅,雜念若有一萬個,我就看著它們每一個,有一萬個就看著那一萬個,真等到它消失無蹤為止。
同時,努力使自己把心念「專注」在腿和腳上,有了這個覺知的念頭,相對地,相對地,雜念滅少了些,但仍然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接下來,師父和上午動中禪前一樣,很感性地鼓勵著大家,好話多於反話,很直接而直指入心;讓我一日兩次被師父的話打入,感動不已。
這次的動中禪,由一點半前到五點,共三小時半,第二次的自修開始了--
大師兄吳武治師兄曾指點我:自修一開始後,最好不要午睡,以免中斷自修的品質。師父的著書也有一段提到最好不要午睡。因此,這第二次的動中禪時間便始於喜樂,間於昏沉蓋的幾次打擊;幾番閉眼而中斷動中禪後,感謝師父如父親般強力提點「兩眼平視」之要,我才定了睛,繼續動中禪下去;動中禪的品質在坐禪時間的連續性和長度逐漸加長拉長而不再中斷後,我比較能夠把心思專注在手部動作上了。

不知從幾點開始,右手臂抽筋,連接軀幹的關節處,每動一次手臂就抽痛一次,彷彿人造機器手臂和人造軀體之間的電線、網路線等連接短路起火花,痛的我極欲中止這次的動中禪修行。但我想起國中國文課本有一課講「半途而廢」的寫著:「譬如為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意即,許多事情往往在臨門一腳沒勇氣或毅力去踢之時,因中斷而失敗或無法完成;雖我不知痛得極厲害時是幾點,但我覺得「此時」正是「撞牆期」,很痛苦、很想放棄原本的努力結果,但,我告訴自己:「管他的,就做到這手臂不能動再休息!」

好在,其實可能只苦熬了一個小時,五點鐘聲便敲響了—我隨即中止了動中禪—連續三小時半沒起身離席,也是第一次很棒的努力了!

夜間,師父推薦一香港老師示範本營早操的標準動作公播影片,在夜課前動動身子,便改善了前幾夜常有的「畏寒」問題。

倒是今夜的課程是我最好奇的「四食」講解,讓我大感開心—一日的肩頸痛和腰痠,真是得到了補償。

四食,北傳經典沒有,師父找了許久,分享給我們。正如動中禪,四食是破解身見結的關鍵,以修四念處對治,而四念處即是動中禪,好好把握時光及肉身來修動中禪才是。


2013、09、05第六天
今天上午和下午師父的引導,全是下重劑催促大家盡快正得名色分別智;這讓我一整天都非常緊張,直到蔡素慧師姐逆向思考開導我:「寧可第一次就給師父重重地打醒我,也不願師父等到第二次禪修才這麼做。反而是為時已晚,不如儘早棒打之。」

對呀!馬上修正,才能儘早開法眼。
只是,今天的動中禪尚在混沌之中,沒有驚喜。
夜課是師父說講道課的最後一課,也是唯一有紙本講義的一課—向初果之道。  

此外,下午開始動中禪前,師父解惑:「空空相應」之理—空,就像水流一樣,未證得名色分別智前,「我的空」就像無法出海的內陸湖,而宇宙的大空如同汪洋;一旦名色分別智證得,便如同為此內陸湖開了口,使湖水和海水合而為一,變成了「空一事」而不再有「兩個空」。

回到今晚的課程重點:向須陀洹之要即「破無明」,意即「如實知『六觸入處』和「五受陰」」,,即「明」。

但因目前連名色分別智都沒證得,就先練動中禪吧!

2013、09、06第七天
上午師父又找我去小參,我覺得目前最要緊的,不是小參,而是把握
時間做動中禪。其它的名色分別智證得之前都沒有動中禪重要—快做!

但不幸的是,上午的動中禪在雜念紛擾中結束。別人是「做中學」,我是「『錯』中學」-動中禪的「動與停」要點中,「停」的功夫火侯尚未足夠,在修正這個問題的同時,雜念在我沒意識到之時便不停在我的左腦生滅不止。

再者,貪念蓋是我這幾天僅次於昏沉蓋的心魔—貪吃又貪快。貪吃是因為每餐都很豐盛,失控地吃著。貪快是因為急著想快點證得名色分別智。

今天下午既然認出了貪念蓋,每餐的食量在覺性中逐漸減少,並增加膳食纖維;同時想出一個歪理:即使得到名色分別智,依然要繼續動中禪,以繼續活在當下(覺知);那麼,就不要去「追求」那個目標(名色分別智),把心思(左腦)用心在動中禪上,時時刻刻,即可,貪念蓋在此消滅。

夜課

師父再三提起「心解脫」法,讓我再更深理解「心解脫」的意義-左腦是情緒,心結是能量(氣球)。當我發現我的心結時,例如我對父親的心結,那心結如同氣球一樣,內含空氣即是能量,氣球越大即能量越大,一旦哪天碰到導火線,一觸即發,便是「悲劇」。

因此,儘快將心結解脫掉的話,對自己的肉身,空性的修習和空性都有幫助,離苦得樂。師父提醒說:「每晚八點半到九點,只要靜靜的,『放空』,把心結解脫掉,就可以離苦得樂。」

今晚看的影片《佛學和科學的交流》以量子力學對照佛學的智慧,一一證明「空性」和「空」的存在,真有說服力。

最後,師父說我的動中禪手式錯誤連篇,還是小參好。那麼就小參吧!

2013、09、07第八天
今天是九日禪的最後一個晚餐日,我沒去吃,但有同修帶回的臭豆腐鍋
很香,讓我不由得多吃之些零食。

上午的動中禪沒有驚喜。下午師父帶我們去玩「自發功」—在草地上閉眼 處站三七步,然後閉著眼倒退走,任由身體代替左腦掌控你的全部,若手自然碰到牆或地面,便五指張開,像吸盤一樣貼在平面上。全身自然攤在牆面或地面。直到身體自然表達「足夠了」再起身生活。

夜間,師父放鬆開示平時學員們的提問。
觀呼吸。
正念呼吸時,更容易觀得呼吸每一次的長短都不同。

心細→息細→心樂(受)。會以為「沒有呼吸」,但其實有呼吸。只是「很細」。心細,才能抓到「細息」。

最後是明日行程的共識,和慧命弘揚的分享與辦法。

2013、09、08第九天最後一日
師父曾於8月10日和11日周末露營時,言及只要我來九日禪營,便能解脫於失戀之苦。謝謝師父。
如師父所言,現在我已釋懷。

因真正存在的是「空」,而沒有「張空空」的意識存在,全都只是人腦的化學反應所引發的「意識」而已。而失戀的「痛苦之情之感」,不過是大腦自動控制的機械本能,為求「生存」而自動反應的「本能」。

師父進一步分析:所謂男女之「愛」,說透了只是生物的「傳宗接代」的「生存本能」,意即也是大腦的作用而已,根本沒有「我」的存在,又何來「『我執』」的「失戀之苦之痛感」呢?

感恩師父!有您真好!


TAG:

0955-090588

E-mail:mahasatiw@gmail.com
地址:桃園市復興區奎輝里8鄰嘎色鬧14號

Copyright @ 2018-2020 靜心村禪修營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靜心村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