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年五月禪修營心得集-103年分享文-靜心村禪修營
禪修營
103年分享文

103年五月禪修營心得集

作者:溫定來源:靜心村訪問:時間:2018-9-22 12:02:45

四月期 第二次禪七    心得分享 PART 2         溫定

5/12/2014

 
图片
  第1次禪七後
誠如師父所言:「那些每期都來禪修營的法友,如不是回去後嚐到了甜頭,怎會每期都報名參加。」。回到現實生活中的我,內在一直維持著無可言喻的寧靜,也享受著這份從寂靜中沁沁而出的喜悅與愛,周圍一切充滿和諧,持續到第5天我決定再報名下一期的禪七,因為心中已經明確篤定繼續動中禪這條路,而提早報名則是相信老天能事先把阻礙我的俗事一一排開。⋯⋯ 

有鑑於上一次花了4天在尋禪支上,浪費不少時間,為了在9天內能破第1關,我要求自己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達到伺禪支。 

你不是你的左腦 
這2個月來心中惦記並期待著禪修營的到來,但一上坐就發現自己的雜念仍圍繞在工作及日常生活中,不禁可憐自己連自己的念頭都控制不了,這強迫性、無法停止的思考一直把我拉離當下,如果思考是我幫助生活及工作的工具,那為什麼當我要它停止時它卻不能停下來呢?到底是我在使用它,還是它在使用我呢?很明顯的是念頭使用我,它反賓為主的掌握了我的一切,當然也掌握了我的生死輪迴。 

除了讓我遠離當下的雜念外,也在第4天覺察到內在根深柢固的信念,是你自以為真的種種執著形成的盲目狀態,因為各種思惟是依賴著信念而衍生出來的,所以極不容易覺察,但它卻極可能是影響自己無法突破的障礙。

就我來說,每當有特別的感覺時,好像會本能的逃避,對於未知的事有著極深的恐懼,害怕會出現一些自己無法掌握的事,和師父小參時,師父告知動中禪是睜開眼修煉覺知,不同於閉眼打坐,不會有任何靈異或特異事情發生。放下對未知的恐懼後,當天就得了名色分別智。

名色為何物 
即使在第1次禪七時師父曾說過名色是什麼(註),但無明的我還是一直以為會有個美麗或特殊的境界,在持續一段時間覺知手部動作後(請不要問我要覺知多久,在那個狀態下沒有時間的觀念),心輪上方小小的範圍突然有點按壓的痛,仍繼續覺知手部動作,之後痛的範圍開始擴大仍不以為意,但眼淚開始不自主的狂流,說狂流是因為眼淚鼻涕都流到衣服上了,為了不影響其它師兄姐,我飛奔回寮房開始痛哭。 

我問師父,什麼都沒看到、也沒感受到任何東西,我在哭什麼啊。師父說西方說法是覺醒了,東方則說開法眼了,本我看見了真相,只是大腦還不明白。開法眼與名(精神)色(物質、色身)分別雖都屬第1關,但開法眼算是覺性的升起比起名色分別的位階更高一些,覺性升起後你會發現對於事物會有更深入的見解,但覺性尚未普照徧滿,須要持續的用功長養它。

期待下一期 
2次參加禪修營都是在哭哭笑笑中渡過,感謝師父在禪修期間給予衝名色的我們很多的自由,這對我來說真是極大的寬容,並且過程中不斷提醒與指導,
除了感謝還是感謝,我何其幸運的能遇上這麼單純、直接的法門。 

註  :    師父:「每個人名色時狀況不太一樣,以我來說,像是煎牛排要翻面時肉與鍋子撕裂開來的那種感覺,但有些人會哭、有的會笑,有些人像大爆炸轟轟烈烈、有些人只有小小漣漪,平淡到過了第2關才確定那就是名色了。但如果你問已經名色的人那到底是什麼,大部份也只會說:『我也不知道那要怎麼形容」。

二月期 第一次禪七      日記分享 PART 1        溫定

5/12/2014

 
图片
  2月22日(六)第1天:
早上11點午膳,12點半才正式上課,師父簡單開示後就直接用功, 雜念很多。5點晚餐,配合禪二學員6點半上養生課程,一切都在摸索的一天。
⋯⋯
2月23日第2天:
妄念依舊紛飛,開始擔心自己到底有沒有慧根。我:「師父,有沒有一種可能,9天後我帶著妄念紛飛的頭腦悔恨著回家。」

師父:「不必擔心,回去後你就知道了。」晚上師父說法時,有人問「名色分別智時是什麼狀態?」我問:「和開悟一樣嗎?」

師父:「名色分別智只是第1關,要第2關後才是開悟。每個人名色時狀況不太一樣,以我來說,像是煎牛排要翻面時肉與鍋子撕裂開來的那種感覺,但有些人會哭、有的會笑,有些人像大爆炸轟轟烈烈、有些人只有小小漣漪,平淡到過了第2關才確定那就是名色了。但如果你問已經名色的人那到底是什麼,大部份也只會說:『我也不知道那要怎麼形容。』」

2月24日第3天:
上午上座一次達3小時,心好像比較安靜了,時間覺得好像沒那麼漫長,但師父提醒:「要小心,也許妳是陷入念頭而不自知,一般來說會覺得時間過的很慢。」但奇怪的是只要覺知剛開始跟得上手就哭了。我:「師父,心好酸楚」
師父:「很好,像打火機擦出的火花看到瞬間真相,繼續覺知手的動作。」
下午覺知才剛開始跟得上手眼淚又不停的掉,哭的比早上嚴重,也只能繼續注意手部動作,好一會兒才停下來。我:「師父,還要哭多久,不會哭到最後一天吧?」師父:「不知道,也不無可能」我傻眼,我是來求解脫的耶,不是來哭的,睡前心想:希望明天不要再哭了。

2月25日第4天:
早上繼續用功,雖然還是會捲入雜念中,但是覺知可以持續一會兒了,動停不再明顯也跟得上,手越做越輕柔,心想跟得上就好,為什麼一定要動動停呢。
下午第1支香經行時,師父問: 「今天不會哭了吧!」我:「不會了。」
師父:「念頭有沒有不一樣啦!」
我:「我的念頭都很跳躍耶,沒有什麼邏輯性。」
師父:「大家都是這樣啊!內容呢?雜念的內容是不是不同了?」
我:「對耶!好像比較是正向念頭,而且比較有規劃性的內容,比較起來好像沒那麼跳躍了。」師父:「你已經在伺禪支囉,快了,加油!」
我又問:「師父!我跟得上手部動作時,手變得好輕柔可以嗎?」
師父:「當然不行,做得輕柔也是左腦要你這麼做的,那也會落入輕安。」
我:「喔!還好有問,原來是誤區。」

2月26日第5天:
早上在戶外禪坐,師父:「現在重點在傳球,把它當一個遊戲,別人看不到的有趣遊戲。」 為了讓它好玩,我自作聰明的把每個動作當作不同的選手,互相傳球加提醒,一個白天下來玩的好累,也常漏接球,發現自己左腦活動的更厲害,也沒感到任何樂趣,覺得方向好像不對啊!還是問師父好了。

我把傳球的情形報告師父,師父睜大眼看著我,表情是說:「妳在幹嘛?」,但嘴上卻說:「那就別傳了。」  晚上看「你腦內的兩個世界」影片,這部影片及奇蹟一書(主講人吉兒泰勒是書的作者)多年前曾經看過,但晚上再看時居然又哭了。

2月27日第6天:  
身體好痛的一天,肩痛、脖子痛、腰痛、腳痛,加上雜念,我開始覺得累了,真的累了,第一次起了回家的念頭,但我知道如果熬不過去,我這一生就再也不會有解脫的一天了。身體真的好疲憊,脖子及肩膀痛到支撐不了我的頭,覺得頭快掉下來了,也懊惱自己怎麼沒有想到帶瓶肌樂,即使知道這種疼痛肌樂應該也不會有幫助,但只要有個安慰劑也好啊,為什麼沒想到帶肌樂,為什麼……,我真的好累、好痛。 我:「師父,為什麼你跟我說『快了』,我什麼感覺都沒有。」

師父:「以前有個法友學動中禪很久了,我跟他說你做錯了他不相信,然後我就把他用功時的狀況拍下來給他自己看,他才相信我。」心裡OS:「好吧,相信你一次,雖然師父的回答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2月28日第7天:  
早齋時問能量等級500的師兄,我好累、好多念頭、好痛,怎麼辦?師兄:「何不單純的當個觀察者,看看左腦在演什麼。」上座時可以看著念頭了。身體雖然還是累,但好像沒那麼痛了。 這幾天常常感覺到自己清楚的心跳,尤其是躺在床上還沒睡著前,規律的心跳聲是陪我入眠的唯一,但這2天右耳則持續出現血液流動及脈搏的聲音,從白天到晚上都沒停,入眠前的聲音除了心跳的振動又加上右耳的流動聲。

我:「師父,我的耳朵怪怪的,一直有脈動及流動的聲音。」
師父:「那是因為左腦已經知道丟東西給你沒用,所以已經減少丟給你,而左腦安靜下來後,妳當然會聽到自己身體原本的聲音,以後還會聽到其它的。」
心裡OS:「喔~~,還好不是生病了。」

3月1日第8天:
早上持續用功身體依舊疲憊與疼痛,午膳後師父幫大家開肩,整個肩頸突然鬆了,身體的疲倦也消失了,下午用功時每個動作清晰覺知。
我:「如果早幾天提供開肩服務,大家應該早就名色了吧!哈哈!」
師父:「所以現在都是我的錯囉!」
我:「沒有啦,但至少我可以少痛幾天啊!還是謝謝師父啦!哈哈!」

下午用功持續的覺知手部動作,心跳越來越明顯,周圍人進出移動也很清楚,手部動作延續著但不像是我在動,突然到了一個不一樣的空間,雖然感覺很好,但只持續一會兒後左腦就出現了,開始判斷「這是什麼?」、「怎麼會這樣?」、「名色了嗎?」,一堆問號後就什麼都沒了。之後我把情形報告給師父。  師父:「方向對了,但你出來幹嘛?」     我:「………」

3月2日第9天:
一早師父教愛生氣的我一個可以不憤怒的方法,並當場練習:  
先想一件讓自己生氣的事,把事件和憤怒放在心輪處(可把手放置在心輪輔助),用意識看進事件的核心後,會發現那裡根本沒有憤怒,然後再完全的釋放心中那份能量到全身。 真的有效,事後想想這個原理,每一件發生在身上的事情,其實就是因緣聚合,本身是中性的沒有好壞對錯,心中會有貪愛、厭惡或憤怒是大腦對事件下了判斷,才會有那麼多複雜的情緒。

非常感謝師父這些日子不厭其煩的指導,像是道路上的指標,帶領每個人到逹心中的那一片淨土。禪修營對我來說一直以為個嚴謹的地方,但在這有歡笑、有淚水的經歷著不同以往的日子,非常感恩。

四月期禪七             心得報告                  莫非

5/12/2014

 
图片
   很早以前就與一群師兄姐一起學佛了,
有的師兄姐們進了佛學院,而我則選擇基礎
禪訓班。後來有跟其他師兄先後接觸了 
{南傳觀禪} 於是也有學習到不同的禪坐
禪修方法,也有參加專修 四念處禪修,
原始佛教經法與禪法。

因個人體認有"時間壓力"且因緣際會下
接觸到動中禪。
而參加 空堂師父二天的新生課程後,
隨即參加禪七課程了,記憶中之前瀏覽的
一些動中禪書籍重點敘述:
“昏沉”不死你會死。在課程中記得 :

空堂師父所指導的“當一個觀察者”,也記得 阿姜查大師在 ”靜止的流水”
書中的一段話:切記!你不是為了“得到”而禪坐,而是為了“捨棄”。
所以我們不應以慾望來學習禪坐而是放下。如果你“想要”任何東西,
你永遠也找不到!

就這樣很認真的練習著。到了第三天有了不一樣的體驗顯現:看著身上
酸麻痛癢我心自在,手的動似乎不是我在做的。手的動作自己慢慢的停下來
很神奇的體驗。請教師父為何如此?

師父說了……以及一些鼓勵的話。 回想請這殊勝的體驗很神奇。
願以後參加禪七的師兄姐認真的用功:克服昏沉--它不死你會死以及永遠
做一個觀察者。

這是我禪七的體驗謹供參考。感謝 空堂師父的指導以及法工們的用心護持
我銘記在心,


感謝!再感謝!還是感謝!


TAG:

0955-090588

E-mail:mahasatiw@gmail.com
地址:桃園市復興區奎輝里8鄰嘎色鬧14號

Copyright @ 2018-2020 靜心村禪修營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靜心村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