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年 10月份 禪修學員:Venus-108年 10月份-靜心村禪修營
禪修營
108年 10月份

108年 10月份 禪修學員:Venus

作者:Venus來源:靜心村訪問:時間:2019-11-9 8:54:47

禪修學員 Venus 蛻變故事


【緣起】

八月禪修要接著上九月但停辦,因為只上一次的效果可能等於白上的,

所以剛開始有時間可以密集就會比較穩定。


【身體病痛的障礙】

每天眼睛痛、流鼻水、牙齒痛、骨盤歪斜疼痛、腰酸腿膝痛又好朋友插一腳…,

天太冷衣服帶不夠,又一直沒有合用的坐墊,練習時的品質像打仗。

眼球像長數粒針眼好刺痛,目油一直流還有血絲,痛感幾乎不曾間斷,中間那幾天時不時閉眼,

這期還好只有左眼如此,右眼最後兩天才很輕微發痛,後幾天又感冒喉痛到會咳。

經驗過沒有身體的感覺,所以知道身體是假的。知道痛是假的,但常敗了,常敗了,又常敗了!

單單眼睛怎麼看,痛到往下看又想起師父說的平視看前面,各種身心交戰,覺得沒進步還一直退步,

被過往經驗及學習到的框住了,天人交戰與不知所措的習性一波波來,假的,都假的,

可真痛啊,怎樣才是對的?只有讓其消融吧。苦,不得解脫!


【又被綁架了,救狼喔】

因為上次禪修,昏沉四天依舊努力拼,之後超清醒且有很美好的經驗。

想當然爾,這次大腦肯定不會讓我這麼好過,終於看明白自己一直被心綁架,被控制在上一次的記憶中,

但已經來到第四天了吧,好嘔喔,好不甘願,這次為什麼狀態不好,只有第一天比較昏沉,

之後天天昏沉一兩回都超短暫就拼到清醒,真的好嘔!

算了,什麼經驗也不是真的,也不跟眼睛溝通、也不對抗了,就往下看些,

正總有一天會拿到門票的,身體或心用力都到不了,只有放輕鬆才是捷徑。

放了,覺知14個動作是我的工作,餵貓。看到被強大想要得到的習性控制,

怎樣讓無明的自己沒去發現到發現後,如何不甘願繼續用力跟不存在的鬥法。

初學者怎麼可能,會用相同的經驗就到達目的呢,根本就不知道那個過程的實相。

甘願後心就慢慢安靜,習性上演的歷程也就一次次的減弱縮短。

貓養壯一咪咪的同時,心就寬一咪咪身就鬆一咪咪。


【練習念住禪的過程】

第二天,眼睛定格、放鬆、模糊之後,所緣在手,

眼睛就像失明的人的眼睛,好像是在看但又不是真的在看,有一點小距離,

有另外的眼睛在看手部動作,就像機器人裡有眼睛在看機器人做動作。

一旦眼睛出了任何的小力量,就是被外境或念頭拉走了,所緣不在手,且覺知到手部動作變慢了。

一旦發現手部動作稍慢了,也就是同時發現念頭出現了。

有時發現沒有斷停和節奏感時,才知道手部動作太快了來不及覺知。

第五六七八天,甘願後練習覺知手部14動作,每當出現後腦愈來愈暈,眼前一片霧,

又背景黑到泛暈金光沒多久,就乓乓乓的一圈一圈往外擴大,

頭、臉、全身一層一層往外像電子過篩,同時身體變輕一點,很有節奏的往外擴一層,身體也變輕一層,

重覆數次,只要心跳加速或有用力或分析,最後關頭就停住了,可惜沒能跨過。

此時身體很輕鬆,無痛酸感,心變得安定、輕鬆、很淡的持續性喜悅,但身體並沒有消失還在,哇咧~

因為真的還是有察覺到一丁點的小期待,雖然最後狀態停留很長很舒服,終究還是停在原點,

停留在最後那個乓的狀態繼續覺知手部動作,好長好長的時間才漸漸會有些身體的感覺。


【以為退步原來是向前一大步】

1. 內心多了些安定與輕鬆,身體比較放鬆。

2. 可以坐兩小時了,有兩次。

3. 在不同地方看見聽到學員聊天,僅僅只是路過,很平常。

4. 常年失眠,尤其在學校幾乎都醒到天亮。 

妙的是,第一晚失眠的因素,導致次早悄悄換床位,但也只有最吵的床舖可換,

這次除了頭尾兩天失眠,其他天不管任何情況都沒失眠,且至少可以睡四小時,

雖然會一直醒,但醒來很有精神(營隊裡大家都點了靈性加持應該也有起到作用)。

5. 這次禪修每天練習手部動作時,以前有的節拍感和斷停都不穩了,有時快、有時慢。

只要有覺察到的時候,正剛好很清楚的知道手部快慢和念頭及外境

(看到的、聽到的、聞到的、身體的痛感及吞口水、流鼻水、鼻嚏倒流)之間的作用。

繼續練習再拉回來,只是覺知手部14動作的節拍及傳球,一動一停。

6. 出坡洗菜時,因為對有壓迫性的時間及不確定性易緊張,

又小時候總舖師阿爸缺人手時,都要幫忙,任何時候有壓迫性緊張就會手抖心慌。

練習覺知在手的洗菜動作,緊張就會慢慢退去,退去又上來,上來又退去,

但一次次上來的力道變弱,一天天的緊張感也愈發消弱。

嘿嘿~~我把貓養大了。發現最後兩天的洗菜動作,變得很有律動感。身體自己的節奏。

7. 結營當天,開酵素桶蓋子讓淨一師攪拌,

最後兩桶蓋一開,怎麼不是如雪般漂亮的厚厚一層菌絲,而是密密麻麻的蟲蟲,哈哈!

竟然只是看著沒任何反應,然後認出是蟲無誤,沒有驚嚇耶!

然後笑咪咪的淨一師說要正念正量就攪一攪蟲兒了。

蟲動起來時,我看見害怕的習氣來了,本來也沒事,接著聽到對蟲的經驗及現場有人在,

心就故意去攪和那個經驗裡,讓害怕的感受生起,但覺察到攪和不深也不想再繼續攪下去,

就讓它停止了,後來看淨一師撈蟲的動作,就很平靜的只是看著撈的動作沒感覺。

但淨一師拿去倒的時候說:希望他們不要上來。

我壞壞的笑著說:淨一師要正念喔~

哈哈! 故裝鎮定,總是很開心笑咪咪帶著覺知又自在超神隱的可愛法師。

好啦,是真的很鎮定。哈哈! 不要告我狀嘿~

8. 離開學校前的小插曲,有學員argue很強的負面,但我非當事人,清楚的聽著話中的糾結點,

及緊抓某一點進行繞話,雖然我沒情緒,但對方已近失控不理會也聽不進我的話,

沒必要再繼續(自己非垃圾桶) ,剛好當事人來可以處理。

沒想到後來又剩我兩二人,又來最後一波很強負情緒一樣跟對方一直強調,先緩下來吧,

我也要緩下來,也需要休息……這次態度非常堅定但溫和,且完全沒有任何批判對錯。奇妙的驟效了,

他開始慢慢的平復了(對外) ,而我沒發情緒(自己也嚇到) ,雖然身體開始輕微眩暈及打嗝,

但沒過往的嚴重,然後對他用了一遍慈心觀(約五秒) ,這時開始感覺自己心慢慢堵起來了,

接著不到五分鐘就褪去了,沒有被那麼強大的負能量強拉捲入攪和,無比的開心。

努力八天,救了自己一回。

9. 結營回到家已晚上接近11點,一離開學校就耳鳴依然還在,甚到很刺痛及有空氣在跑,

房間地上亂七八糟,楞了一下也沒情緒。耳鳴以為睡醒就好,症狀依然在,沒減輕太多。

赫然發現NB上的信用卡不見了,半釐清後先不處理,直接問了爸媽,

媽當然還是說好心幫忙找人來換燈管,沒做其他的事。

表明信用卡遺失的嚴重性(當然媽也不知道信用卡長怎樣)然後情緒來了,邊說邊發完了脾氣。

弄好早餐情緒也消了,吃麵時心頭的堵開始了,看著它上來,

練習飯禪卻常被記憶拉走,吃完麵時心堵也沒了。

回到房間刷牙,身體感受開始來了,且慢慢變強,心堵也二波三波上來了,繼續整理房間和書及擦地板,

這時,無數的重播記憶(念頭聲音)一直上來,繼續手的動作,清楚看著那些念頭的內容也沒理會,

知道是記憶上來了或是不理會不用去知道,就這樣身體很自然的繼續手部正在清理的動作,

然後就漸漸回復正常了,時間很短,不到一小時,過往的話早就因溝通無效,而氣餒發抖很久並冷戰。


【感謝】

感謝師父、感謝淨一師淨觀師、感謝校長和阿佈師兄及工程師、

感謝共修法友、感謝所有的資源、感謝自己和身體這個道場。感謝所有的一切~


TAG:

0955-090588

E-mail:mahasatiw@gmail.com
地址:桃園市復興區奎輝里8鄰嘎色鬧14號

Copyright @ 2018-2020 靜心村禪修營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靜心村官網